digression,

为什么不随波逐流做一个平庸的人呢?

DolorHunter DolorHunter Follow May 16, 2021 · 1 min read
为什么不随波逐流做一个平庸的人呢?
Share this

朋友说我还是跟之前一样,没什么变化,不知道他是从哪个视角看的。这几年我几乎不再听流行音乐,几乎不再用国内软件,不再看美国职篮,越来越像一只特立独行的马(Mavericks),把所有的时间都被拿来上网寻找新的兴趣点。

互联网就像张捕猎网,把所有人的时间都牢牢抓住不放。互联网的普及导致出现了多样的声音,年轻的心很难抵挡这些诱惑。硬件评测,汽车评测,再到游戏剧情的视频,这些我全都喜欢看。而互联网的特性导致所有内容几乎看也看不完,只要一刷新推荐内容又出来了。当然,我也不是什么都看。作为一个挑剔的人,我很快在这些看不完的内容中筛选出了高价值内容,让我不至于一头扎进互联网就出不来。并且因为“善变”,每几个月我的兴趣点就会转移,跟不上我转换速度的频道很快就会被我剔除出去。

眼界迭代的速度很快,在发现国内局域网已经无法满足我的时候,因缘际会我开始使用真正的互联网。这时我的兴趣与之前又不太一样,我开始看新闻评论,看分析观点,看金融市场,看生活Vlog。我每天都抽出几小时来看这些东西,导致我始终过得很疲惫,大脑也因为疲于思考而变得看起来心事重重。

实习的时候,技术老大问我大学玩乐的事情,说他排位打到最高段。我跟他说“我觉得我大学过得很累,把同材玩乐的时间都花掉了。”这是实话,除了大一过得比较混之外,另外的三年过得都很充实。这种充实虽然不能体现在分数上,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在画唬烂。我在一二年级一有空就到处旅游,自学并且磨合各种语言技术,到不同的网站留脚印;等到三年级时,实验要做GUI我会做,自选语言项目我直接用Python写(同材多用Java或C),于是同材还在学语言学库我已经开始开发了,同时因为用的是Google排错速度也比同材快。同材一周开发出的项目我两三天能做完,之后我写的代码还很“荣幸”的成了同材的代码。

有了高中的早出晚归经历后,就对自己的极限有了新的理解。大学里有一段时间,我甚至接连几个月每天早上六点起床出门,晚上十一点回宿舍;边上课边自学英语,并且重刷了好几门课的成绩,还要挤时间出来写代码(佩服各位同材「总会有人写」的心态)交差实验作业。

这一切值得吗?你一天天鞠躬尽瘁,一个月能喝掉一罐Davidoff;而同材们每天玩乐,所做的努力只是在验收前找你拷贝一份代码,之后就就万事大吉,这合理吗?你为什么不随波逐流做一个平庸的人呢?

我不是没有怀疑过。高中的时候看人上课睡觉,大学时看人逃课睡觉/上课打团;而我虽然不至于兢兢业业,但在多数课程上也付出了时间,把同材玩乐午睡的时间都花掉了。同材在睡觉;同材在打团;同材在看短视频;我几乎都在思考怎么解决遇到的问题,或是在网上查找资料,或是在调试设备,不然就是在看真正的互联网上的长视频。有一次我问同材“你天天抄我代码,不怕毕业后面试惨挂吗?”他给我一个胜利微笑后接着玩乐。事实上他确实也没有面试惨挂,甚至还声称拿了份不错的合同,但是我想实力确实是惨挂的。

我一直认为存在的意义是创造价值,如果日子过得浑浑噩噩我会有种负罪感。没有产出,而三餐还是在消耗,压力就不小。并且我不是素食者,一想到每天还要吃掉一些小动物,心理压力又更大了一些。因此,尽管在大一尝试过像同材的糜烂生活,遇到不想听的课就去教室玩手机,但我却不以为荣;至于最后实在听不下去的课都跑去做别的事,或睡觉补眠,或看书,或跑去外面玩(一次周五上课时我正在黄山上),因为我认为这样更有价值,也因为这样我的出勤分都被扣了不少。

为什么我不跟同材一样呢?反正应试制度也是唯分数论。平日呆在教室里装死,考前突击考场探头,当一个应试机器轻松过关。非要平时上课时找些有意义的事来做,又不向应试低头绝不多刷一题,结果就是没写过一行代码的同材课程分都还比我高。当然,要说绝不妥协也不全对。我只做往年真题,因此考前两三天开始准备都来得及,用一种很取巧的方法来应试。只可惜这几年刚好都出了新题,因此我几乎没有压中题目,以至于甚至需要重刷基础课防止GPA掉下3分。

我觉得「With great power comes great responsibility」这句话说的不对,「责任」是跟随「心态」而非「能力」。天天玩乐的同材因为心态好,因此不需要承担责任;让我天天玩乐我就会寝食难安,因此会主动承担责任。而心态关联到自身基因,自我定位,与自我价值的实现,既有先天因素又有后天因素,绝不是能力可以解释的。

因为一位朋友的推荐,我做了好多次心理测试,包括政治观点测试,个性测试。每一次的测试与前一次间隔都有一年多,结果几乎都与前一次差很多,有的座标几乎都反相了。借由我兴趣迭代的外在表现,与心理测试的结果,因此我认为我是在变的。

但是我似乎始终不入主流,总是不跟同材搭上拍子,始终无法坦然的做一个随大流的平常人,永远特立独行不讨好趋势。我很疲惫,因为永远心力憔悴用来开辟新的路;我很痛苦,因为被困在应试制度下无法施展拳脚;但我也很满足,因为能为人之不能为,能人之所不能,敢为人之不敢为,这是一种卓越的能力。从这个视角看来,我朋友看人还挺准的,我确实没怎么变。

我变了很多,却变不成一个随波逐流的人,兴许这是烧录在基因里的吧。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news right in your inbox. We never spam!
DolorHunter
Written by DolorHunter
Developer & Independenet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