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itics, digression,

从国际桥牌社的爱到政治极端化的恨

DolorHunter DolorHunter Follow Oct 25, 2020 · 1 min read
从国际桥牌社的爱到政治极端化的恨
Share this

国庆前后, 刚考完试就给自己放假一天. 顺便把 国际桥牌社 Island Nation 看完了. 这是台湾第一部政治剧集, 总共十集, 改编自 1990-1994 年间台湾的政治局势, 描述从解严之后台湾推动民主化的过程.

虽然每一集的开头都会写情节虚构, 不过从命名和长相来看, 很容易就能猜到其映射的是谁. 虽然加入了一些反应民意的小人物来一起推动剧情, 不过个人感觉稍微多着墨了一些, 就跳过了一些剧情. 我认为了解这段历史还是很有意义, 可以像照镜子一样帮助我们理解一些因为当前所处位置无法理解的事情, 相当于是下指导棋.

剧情中有三派势力: 一是总统黎清波(李登辉), 日治时代下成长的本省(台湾)人总统, 在处理与国际关系(一个中国框架下的断交危机)的同时, 照顾好党内(国民党)的质疑声音(没有捍卫国民党政权), 并回应党外越发高涨的民主声浪(废除万年国会, 一人一票总统直选而不是通过国大代表间接选举); 二是国防部长楚长青(时任政院院长郝伯村)和新国家党主席邵壮国(时任立委赵少康, 新党首任领袖)代表的大陆撤退来台的中华民国军派, 楚长青对中共深痛恶绝, 以保卫中华民国作为己任, 但在行事作风上仍然以戒严军队的那一套来处理与民主派的矛盾, 邵壮国坚定主张反暴力, 反台独, 反黑金, 试图改革腐败的国民党; 三是洪新介(时任民主进步党主席黄信介)和陈木宽(时任立法委员陈水扁, 后任台北市长)的民主进步党民主派, 主张拓展国会和地方势力, 希望能成长起来与国民党抗衡, 推动总统直选和台湾民主化.

虽然从开头几集看来, 三个势力是互相抗衡, 不过理性来看三个派系其实都是为了台湾好. 黎清波看到国际民主化趋势, 因此选择逐步放权结束国民党独裁统治, 逐步还权于民, 并且对于遣返大陆偷渡客造成死亡的事情有所忌惮(虽然最后是封锁消息), 表面看起来似乎是在削弱国民党吃里爬外, 不过换个角度看其实可能也是在拯救国民党. 楚长青认为应该继续使用戒严的 “检举匪谍 人人有责” 那套高压政策, 牺牲人民的权力来抵御共产党潜在的渗透, 为了保卫中华民国的最后一块领土, 丢了大陆不能再丢了台湾, 他认为黎清波还权于民的做法可能会给中华民国带来危险, 因此反对民主化; 洪新介, 陈木宽作为小党则想通过与各方势力合作, 拓展国会和地方势力, 希望能成长起来与国民党抗衡, 通过两党政治来制衡国民党, 推动总统直选和台湾民主化.

这么看来, 虽然军派实施了 38 年 2 个月的戒严, 并且因为缺少法制和过大的军权造成无数的人”被匪谍”, 造成了非正常死亡, 冤狱和刑囚, 不过从某种角度来说, 军派是在为了保卫中华民国的最后一块领土, 抵御共产党潜在的渗透. 这虽然不能合理化已经发生的不人道事件, 但是为了他们自己的政权和权力, 他们也是在保卫他们的台湾, 因此姑且也能认为是间接爱台湾的吧.

于是, 这么一出针锋相对的三足鼎立剧, 就被我解读成 “爱台各表” 了.

回到现实中来, 近年来右派逐渐抬头, 国际间的两党政治逐渐走向极端, 变得无法调和勾兑. 无论是美国的民主党的 “Trump is a lier” 和共和党的不是赞美我的都是 “FAKE NEWS”, 美国左派媒体(即使是相对中立的 NYTimes)的吹毛求疵, 完全看不到 Trump 的美国本土经济成就和中东和平进程等, 右派媒体 FOX NEWS 不顾实施查证, 经常放出一些看着都尴尬的阴谋论, 而且对于非赞美内容都嗤之以鼻; 还是台湾的民进党的 “最后一次投票” 利用恐惧催票和国民党面对对岸的自我矮化下几乎变成在选 “省长”, 三立已经变成了绿色电视台, 下面的评论区简直是绿色版本的小粉红, 韩天简直就是 “韩国瑜和他的中国朋友们电视台” 和不知道是收了谁的钱的 TVBS, 单看评论区还以为是中国电视台, 简体字留言大约有 80% 吧. 其他地方的政治暂时没有关注, 不过由这两地可见, 政治极端化, 尤其是媒体极端化的现象格外的突出.

如果用 Trump 是非典型政治家来解释他挑动民粹, 而不是团结所有美国人的行为; 再用台湾政治还在起步阶段, 还比较不成熟因此还停留在互泼脏水来解释政治极端化出现的原因, 那么似乎也可以认为他们还都是爱自己国家的. 只是为了获得执政, 使出了一些合理和不合理的手段.

那么媒体极端化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是为了吸引眼球不惜成为八卦小报? 是收了不该收的钱? 还是单纯的在宣泄心中的恨?

十一的第一场美国总统辩论的混乱, 呈现的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 几天后的副总统辩论, 由极端左派的前检察官 Kamala Harris (贺锦丽) 对阵极端右派的前州长 Michael Pence (彭斯). 贺锦丽在医疗保健及改革司法制度等问题上摇摆不定, 似乎连自己提出的议题也不能很好的一以贯之. 彭斯是虔诚的基督教徒和极端保守派, 接受提名后一句便是 “I’ve come to this moment deeply humbled, grateful to God for His amazing grace”, 并且反对堕胎. 彭斯看起来像极了游戏里面的终极保守的反派邪教头子,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认为科技是撒旦的谎言, 会引导人类走向灭亡. To make it fair, 贺锦丽笑起来的样子好像希拉蕊.

共和党主动挑起民粹, 跟 Black Lives Matter 运动主动提起 Rules and Order, 并不打算放软. 民主党似乎也不打算团结美国, 频频攻击川普及其支持者是一群没有文化, 充满歧视的人. 美国在这四年内, 被拉扯成了两块.

再看看台湾, 从 20 年初的总统大选来看, 搅局者韩国瑜和他的支持者似乎也在撕裂着台湾. 就我来看, 蔡英文的中华民国台湾化论述和固有疆域台澎金马应该会是一个能让大家都普遍接受的共识. 在面对武力恫吓时, “捍卫国家主权” 却也是由 “台独政党” 讲出来的, 而国民党军工教则指责民进党的强硬会挑起战争, 应该主动示弱服软.

最近民进党的 “进口美猪” 被指责会导致国人服用瘦肉精. 虽然不知道当局用美猪换了什么政治筹码, 不过火速通关并且没有事前透风或是公投确识不太体面. 吳怡農的全民皆兵政策一提出, 就吸引了蓝营的支持者的怒火. 闲逛蓝营媒体人黃暐瀚的评论区, “民进党去点火却叫全老百姓承担”, “我不打算反抗, 直接乖乖在家等战争结束, 我不想一辈子吃瘦肉精”, “打的时候活捉蔡英文 大陆解放后起码有个官当” 真是把我吓得不轻. 就和于北辰将军在 百灵果News 上描述的 “国民党老长官” 一样, “我吴三桂就要把大门打开, 让他们看看我们中国人的厉害”. 蓝营的恨已经把他们变成吴三桂了, 为了打击绿营, 不惜把台湾卖掉. 国民党从蒋公时期的 “反攻大陆救中国”, 逐渐变成现在的 “快让解放军来收拾你们这些台独”, 保卫台湾现在变成了民进党的标签, 不禁令人唏嘘这时空对调之感.

极端台派在对战小粉红的过程中, 不知不觉的也被转变成了绿色粉红. “只有我才是爱台湾的, 你们都是来骗的”, “不绝对爱台, 等于绝对不爱台”, “一旦打起来你们肯定都跑了” 这种极度红卫兵的行为, 其实也在挑战台湾团结. 如果对岸的 “战前动员” 就能轻易分化台湾民意, 让 “马” 鬼蛇神显出真面目, 讲出 “国军没有战斗力”, 是不是对岸都不需要出兵就能 “解放” 台湾了呢?

回到中国, 面对不断收紧的空间, 民间人士采用 加速主义(在事情在变好之前, 要先变得足够坏, 坏到足以自我毁灭) 以应对极左思潮复辟. 你不是小粉红吗, 我就比你还红; 你说批斗, 我就踏上一万只脚, 让小粉红因为 “不够红” 也尝尝社会主义铁拳的厉害. 不过, 对于 “创造性毁灭”, 我目前持悲观态度, 我认为我们只是在末日狂欢.

中国民间采取加速主义以应对极左思潮复辟; 美国一边是 “Fake news” 一边是 “Lier”, 谁也听不进谁说的话; 台湾虽然看起来很努力的在撑着, 不过有那么多吴三桂和绿色小粉红(台派民粹), 似乎也很难团结起来.

未来的路在何方呢?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news right in your inbox. We never spam!
DolorHunter
Written by DolorHunter
Developer & Independenet Blogger